健康,李香凝,腾冲-融合工作室,新技术分享,创业历程记录

泉州自宋元以降,梨园戏的七子班、下南、上路三流派和嘉礼戏在本土蓬勃发展,首领风骚;明清以来,布袋戏、高甲戏、打城戏相继崛起,又是何等风光。这五个土生土长的剧种,在历史长河的流衍中,虽历经雨雪风霜、兴衰变化,却一直雄踞于泉州剧坛。泉州侨乡,经济富足,民俗节日繁多,演出市场广阔,戏金又高于其它地区。因此,吸引了一些外来剧种(戏班)纷纷登临,如清末至20世纪30年代,有江西班、福州班、京戏班涌入本土,要占领席之地,但因语言隔阂,都站不住脚。惟独20世纪30年代以来,歌仔戏传入泉州城乡,广受欢迎与激赏;到了40年代中晚期,形成了一股“歌仔戏热”。

歌仔戏异军突起,以其凌厉之势,与本土的高甲戏、打城戏形成群雄鼎峙的新局面,而使日见式微的部份七子班(小梨园戏)纷纷易帜改唱歌仔戏。

歌仔戏何时传播泉州,据沈继生先生在“歌仔戏在泉州的传承”(下简称传承”)一文记述:“传入泉州的第一个台湾戏仔班,当是由厦门口岸转来的‘双珠凤’班。…‘双珠凤’班曾到泉州演出,时间大约是1927-1930年间。”还有,厦门“新女班”接踵入泉演出,年间未详。这当是最早到泉州演出的两个歌仔戏班。

歌仔戏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那么,泉州甚么年间出现以歌仔调为唱腔的本土戏班呢?笔者于1998年仲夏采访时年76岁的戏曲艺人王火杯,他介绍说:

我7岁卖到(晋江)东石张厝肥品为班主的“金宝发”戏仔班(即小梨园戏),十一二岁改演歌仔戏,师傅是一个台湾人,身材矮矮的,名字我记不起来了,教《安安寻母》、《英台山伯》等几个“出头”(剧目)。

据此推断:王火杯十一二岁,是1933-1934年。就目前调查所知,这就是泉州第一个七子班改演歌仔戏的戏班。那个教歌仔戏的师傅,可能就是“矮仔宝”。此推断若是正确的话,歌仔戏流传泉州的第一个师傅应是矮仔宝。

七子班易帜改唱歌仔戏的班社尚有:

(1)1935-1936年,石狮容卿村蔡培聪为班主的七子班“细祥春”,聘请“矮仔宝”为师傅,教授《英台山伯》(蔡秀英扮英台,秀莲扮山伯)、《孟姜女(蔡秀英扮孟姜女)、《珍珠衣》三个剧目。(当年“细祥春”演员蔡秀英提供)。

(2)抗战期间,晋江英林洪帆为班主的“金瑞春”七子班,聘请陈瑞祥、吴泰山教授歌仔戏,曾演出《乌盆记)等剧目。

(3)1941年,晋江龙潮新烧灰村洪文本与同安叶有志为班主的“梨春园”,改演歌仔戏,剧目有(五子哭墓》、(大舜耕田》(洪文本扮后母)、《哪吒反海》。(取材自未出版的《泉州文化艺术志》)。

(4)1947年,晋江水宁港边余天基为班主的七子班”联兴”改演歌仔戏师傅姓陈名铁(同安人)和其笑治,数投(英台山伯》(高玉燕山伯,余出治扮英台)、《包探阴山》(王文芳包括)。(当年“联兴”班演员出治提供)。

(5)1948年,晋江石脚容卿村蔡培聪为班主的“富金春”七子班,聘请门人“老戏风”为师傅,教授歌仔戏。(当年”富金春”小生演员陈秀缘提供)。

(6)1948年,泉州市郊浮桥圾头吴世煌为班主的“富源春”七子班,聘请同安姚龟为师傅,教授《安安寻母》(苏燕玉粉安安)、《英台山们》(苏燕玉扮英台,一谑号“狗生的”的男性童伶扮山伯)、《五子哭》,(当年“富源春演员苏燕玉提供)。

(7)1948年,石东村街戏装作坊老板庄垂含为班主的“梨兴”七子班,聘请海师(可他是邵江海一一笔者推测)教授《英台山伯》(施美满扮山伯,施织扮英台)、《安安寻母)(治仔粉安安,施织粉母亲)。(当年“梨兴“班演员施织提供)。

(8)1947年冬成1948年春,泉州市区承天巷陈金卵为班主的“小秀春由七子班改为歌仔戏班。(今年76岁的许天从与79岁的陈玉燕提供,这二人皆是当年陈金卵戏班的演员)。

(9)1948年,晋江前杆柄七子班“小梨金”改演歌仔戏,曾演出《安安寻母》,梦仔扮母亲,胡椒仔扮安安。(余出治提供)

(10)1949年,泉州市区义全街双江戏馆老板黄双江为班主的“金成发七子班,改演歌仔戏。未及半载,泉州解放,即告散伙。(许天从提供)

上列10个七子班,连同第一个改制为歌仔戏的“金宝发“共11个,与“传承”一文所举七例,出人颇大。

“传承”是这样说的:

试看下列的例子,便可以略知当年这股“改制风”的大概。(改制后的剧种名称叫歌仔戏,不叫台湾戏仔)。

(1)1940年,以马移人叶有志为班主的小梨园戏“梨香园“班,聘请台湾艺人温红涂教唱歌仔戏。

(2)1941年,以庄涵为班主的小梨园戏“梨兴“班,聘请台湾艺人海师教唱歌仔戏,曾演出《山伯英台》,《安安寻母》等的。

(3)1942年,以台湾人金青为班主的泉州浮桥小梨园戏”小元春”班,改唱歌仔戏。

(4)1943年,普江小梨园戏“金秀春”班聘请台湾艺人林文样教唱歌仔戏曾演出《孟姜女》。

(5)1945年,以察聪为班主的石脚小梨园戏“富金春“班,改唱歌仔戏,曾演出《五子哭墓》、《孟丽君》等剧目。

(6)1946年,晋江小梨园戏“小祥春”班,聘请台湾艺人刘海教唱歌仔戏。

(7)1947年,以同安人朱维昌为班主的晋江小梨园戏“福金春”班,改唱歌仔戏,曾演出《羊奶记》、《玉鸳鸯》等剧目。

今将“传承”所列七例的疏漏之处,逐一指出如下

其(1)“梨香园”乃“梨春园”之误;改制时间1940年,有误,应为1941年。

其(2)说“梨兴”改制时间1941年,有误。“梨兴”组班于1944年,1941年尚未组班,何来改制?

其(3)“小源春”班主非“台湾人金吉”,而是泉州浮桥坂头吴世煌。此班原为七子班,1941-1945年改“下南老戏”班,1946年即改演歌仔戏,并非1942年改唱歌仔戏。

其(4)“金秀春”小梨园戏于1935年已改为高甲戏。在泉州戏剧史上从未有高甲戏改为歌仔戏的事例。说它1943年改制为歌仔戏,有误。

其(5)“富金春”组建于1943年,说它1945年改为歌仔戏,有误,应是1948年。

其(6)说“小祥春”(实乃“细祥春”)1946年改为歌仔戏,有误,应是1935~1936年。师傅刘海有误,应是“矮仔宝”"。

其(7)说“福金春”由小梨园戏改歌仔戏为1947年,有误。其实“福金春”原乃同安马巷朱维昌的歌仔戏班,并非由小梨园戏班改为歌仔戏班。

歌仔戏自20世纪30年代中期由厦门、漳州、海澄传入泉州,这个新生剧种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,到40年代已在泉州蓬勃发展,特别是1945年抗战胜利后的三四年间,成为流行于泉州的一大剧种。泉州市镇、乡村设有十多个歌仔馆,如晋江金井、深沪、永宁、紫帽山下的霞茂,泉州浮桥外的延陵、坂头,南安诗山、洪濑、金淘等地,吸收青少年学唱歌仔调,使歌仔新腔广为传唱流行,培养了一批业余歌仔戏子弟班骨干,也培养了观众对歌仔的喜爱与兴趣,为歌仔戏在泉州落户打下了群众基础。

“传承”一文说,歌仔戏入泉“使泉州的小梨园戏班受到的冲击颇大”。

《泉州文化艺术志》(未定稿、未出版)则说歌仔戏入泉“大有并吞梨园戏之势”。

梨园戏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实际上,小梨园戏改唱歌仔戏始于1933年的“金宝发”与1936年的“细祥春”。那时期,歌仔戏班尚未涌入泉州,或许仅有一两个歌仔戏班先后受聘入泉作短期商业性演出,至今并未发现30年代有歌仔戏班在泉州落户的记述,何来“并吞梨园班之势”?那么,小梨园戏为何要改弦易辙唱歌仔?这一时期,是高甲戏的“盛世”,高甲戏班如雨后春笋地涌现出来,遍及各县大小村庄,它以剧目新颖繁多、场面热烈壮观,引起广大观众的莫大兴趣与喜爱,使曾经雄踞泉州剧坛数百年的梨园戏受到最大的冲击。梨园戏面对这支新的劲旅,招架不住,演出业务一落千丈,变成了填补高甲戏演出的空隙,即演中午戏及下半夜的通宵戏(称“小午夜”)。戏金也与高甲戏差价悬殊。歌仔戏风靡泉州的盛况,使已成强弩之末无力与高甲戏鼎峙争雄的梨园戏七子班,找到了一条出路。戏班主为了生存,为了盈利,便易帜改为歌仔戏。小梨园戏为甚么选择歌仔戏为“寄生体”?我同意“传承”一文的分析:“两者都是童伶班,体质较相近,可以同体共生”;其次是某些剧目风格较为接近,如歌仔戏的《陈三五娘》吸取自梨园戏同剧目的营养进行改良,《雪梅》以小梨园戏“雪梅教子”为蓝本加以发展,《英台山伯》中穿插了小梨园戏折子《事久弄》的风趣科诨,《李三娘》也有小梨园戏《刘知远》的影子。至于“传承”一文举的《孟姜女》,非是小梨园戏剧目,是上路老戏剧目,《乌白蛇》、《姜诗》也非小梨园戏剧目,而是下南老戏的“外棚头剧目”(移植剧目),与小梨园戏风马牛不相及。

下期将澄清几个入泉落户与本土创办的歌仔戏班史迹。